特等病房

脑袋全是洞,有病也要坚持脑洞

【记梗】君だつたら

【序】
大和守安定站在热闹的十字路口,看着来来往往的车流,安静地神游太虚,直到口袋里的手机不休止地震动把他的思绪拉回这条繁忙的大街上。他只好掏出不甚安分的手机打开查看。

【不好意思呐大和守君,可能要稍微麻烦你等等我,没赶上上一班电车,真的万分抱歉!】
【没关系,我也是刚到没多久,注意脚下哦】
【遵命~(≧∇≦)】

看着刚刚回复的信息,大和守安定仿佛隔着屏幕也能在脑海里勾勒起电波另一方的人那张调皮的笑脸。怀着愉快的心情合上手机,随着视线上抬瞄到了马路对面的大荧幕的时候,他嘴角轻微的笑意仿佛凝固了似的。从不在意商场的大荧幕所播放的各种cm的大和守安定,这次却认真地看完了一整段他从未看过的专辑...

【兼安】夜色秀发[下]

和泉守兼定 x 大和守安定

终于到了这一步了!

感觉是烂尾了OTZ

作为清水斗士走到这里也是蛮拼的

谢谢各位太太不嫌弃QWQ

请多多指教


      在和泉守兼定灼热的视线的注视下,大和守安定扶着他宽阔的肩膀,慢慢地容纳着他。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意料之外的疼痛阻挡着大和守安定继续下去,他痛苦地咬紧自己的嘴唇,意欲缓解下身的痛楚。此时的和泉守兼定也并不好受,还没完全放松的内穴紧紧地咬着他,难以言喻的不快感让他抓狂,然而大和守安定不经意地泄露的痛苦的喘息让他无法释怀。...


【兼安】夜色秀发[中]

久等了,还有下文❤

感谢各位太太赏脸,愿意吃我这块冰冷的大腿肉


  基于,,,,被和谐了,,,,,,,

其实不明白为什么和谐中不和谐下→_→【会不会乌鸦嘴,,,,,,,

如果图不行就转到盘上去吧,,,,,

http://pan.baidu.com/s/1mg5PTpe


          tbc


总觉得这里两人都ooc了【抱头

这么苏的兼桑,娘炮了的安定OTZ

容我死一死

Ps感谢提供丁子油这个梗点醒了我的太太~


喜闻乐见的某梗

断刀梗,其之二
呐,和泉守,有没有想过,如果哪天,我们之中的谁在战场上折断了会怎么样?”
仍记得那天,在灿烂的夕阳照耀下,大和守安定如此问道,换来的是背后的和泉守兼定沉默的回避。
他知道对方是讨厌这些消极的猜想的。他只是想和泉守兼定对他说,“为什么不惦记未来的美好而偏要和自己过不去呢,真是庸人自扰。”然后再用温暖的大手揉乱自己的头发。然而和泉守兼定只是从身后轻轻地环抱着他,在他的发顶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傻瓜。”和泉守兼定轻轻感叹到。
这一刻,大和守安定突然觉得他仿佛看到了和泉守兼定所说的,美好的未来,透过这个厚实又温暖的怀抱。

我该不该继续下去呢,嗯?
在这种状态也能发糖,太太们不考虑颁我一个最...

喜闻乐见的断刀梗

和泉守兼定 x 大和守安定
ooc严重

前天跟朋友聊起一方死亡的梗聊得很起劲
突然想了下套入兼安会怎么样呢
于是就有了下面的片段
记记脑洞方便之后拓展成文
今天断的是安定

记梗【BGM-アカツキ】
“呐,和泉守,有没有想过,如果哪天,我们之中的谁在战场上折断了会怎么样?”
仍记得那天,被灿烂的夕阳勾勒出姣好的身形的大和守安定这么淡淡问道。事不关己似的,提出了这么一个让和泉守兼定打从心底厌恶的问题。
这样的事,并不是没有发生的可能性。生活在枪林弹雨之中的他们,每一天都可能是最后一天,这和过去的新选组队士多么的相似啊。但和泉守兼定却从没有考虑过。不是不能,而是不想。即使早有决断,在灾厄真的来临之前,他固执地拒绝...

【兼安】夜色秀发[上]

和泉守兼定 x 大和守安定


NC17有


但还没到哈哈哈哈


ooc严重慎入



      今天难得提早结束了战斗,出阵归来的和泉守兼定决定要好好洗个澡,冲刷身上沾染的尘土。和队里的同伴结伴到本丸的大澡堂里一起泡澡,本想速战速决的和泉守兼定结果被拖到旁晚才结束。经过热水浸泡充分的身体,毛孔全部张开的感觉说不出的舒适。当他起身披上毛巾擦干身体准备换上干净的衣物的时候,却发现洗衣篓里的衣服不见了。


     这是开玩笑的吧,谁会干这么无聊的恶作剧啊。...

写作番外读作段子

昨天的后续

仍旧ooc严重

身为后妈的撸主为了发糖也是拼了

轻喷,同好请让我抱紧大腿我真的很饿TT TT


写作番外读作段子

    “和泉守,话说为什么你会溜到这边来,”得到下次也会帮忙带同样的和果子回来的承诺后,大和守安定迫不及待地打开包装精美的盒子,准备品尝久违的美味。

    “......我只是散步!散步!”和泉守兼定像是被踩中尾巴的猫,奋力地解释着。

    很显然,这样用力的遮掩只会更加勾起大和守安定想要探知真相的好奇心。...


无题【和泉守兼定X大和守安定】

ooc严重

汤姆苏一般的兼桑OTZ

原谅我是个超级兼痴汉控制不住自己嘤嘤嘤

后续估计还有


今天的本丸,只能用混乱两个字来形容。

虽说和泉守兼定并不是一个特别喜静的人,但他还是觉得平日那个更为安静一些的本丸比较好,尤其是面对着拿着全副武装兴奋地靠近自己的堀川国广。

“兼桑......那个,你要试试看吗?”堀川国广向和泉守兼定展示了一下从别人那里拿回来的一套猫耳朵和爪子,“说不定戴上之后会意外地帅气呢!”

“......开什么玩笑啊!”要他掺和这样的活动,还不如让他把这个难得的休息日全用在内番上。种种田,照顾马匹,或是和谁切磋一下都比这莫名其妙的装扮活动要有意义得多。“抱歉,主上

© 特等病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