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等病房

脑袋全是洞,有病也要坚持脑洞

【20131223燭·德扎尔特生贺】绝对服从命令(上)【朔燭】

    朔先生!您上一个任务结束了么!!

    刚刚上面下达了一个紧急命令。

    请您立刻到地图上指示的位置——

    营救烛医生。

 

    想起喰那通紧急电话,朔现在还感到后怕,虽然从小他就特别喜欢刺激的东西。毕竟没有起伏的人生,一点意思也没有不是么?但是在那个人身上,他宁可生活这东西平静得像是永远无限延长的直线。说白了,烛·德扎尔特就是他的弱点,他从不否认。只要是烛想要的,即使费尽心思他也要为他找到,就算因此时时被坏心眼的同伴吐槽自己是妻管严,他也认了。谁让平时自己最爱调侃这位同伴呢,这算是彼此彼此吧~

    快速地穿梭在慢慢向那人转移的战场上方,朔无暇顾及当前的战况。他着急地在混乱的人群中搜索那一抹耀眼的樱花粉,并为久久未能找到对方的身影而感到心烦意乱。呵,什么时候自己就变得这么容易焦躁了,碰上烛的问题朔总是无法掩饰自己的心情。为什么那个人就不懂更珍惜自己一点呢。从以前开始就是如此,为了工作不分昼夜,这次还深入到如此危险的境地之中。

    真是足够乱来的。

    想起了当年他便是这样训斥捣乱的自己,只是没想到现在,同样的话会落在当年数落别人的他的身上。

    如此有趣的场合朔现在无心玩味。

    

    终于,在一片空旷的低地,朔找到了烛。显然对方还处在工作状态之中,对不远外的混乱情况完全不知晓。就连远处能力者们厮杀的声音在他眼里似乎不过是深秋的枯叶的落地声,完全没有在意的必要。

   “烛!”

    看见这样的状况,朔愣了片刻后收起轻佻的语气,连平日为了调戏他而特意加上的爱称也顾不上就那么怀着焦急的心情吼出了他的名字。

    背对着自己忙于收集材料的人显然是被吓了一跳,挺直的腰板轻微地颤了颤,接着那人很快就恢复镇静淡然地回过身来又带有一丝不耐烦地看了看他继续着自己的工作“朔,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一如既往的冷漠语气,看不出半分动摇。

    开什么玩笑!这不正是我想要问你的问题么!!

    纵使在心里如此咆哮着,但碍于对方比自己年长而且某程度上也算是自己的上司,朔压下了内心翻滚的情绪,“烛医生,上面给了指示让我接您回去,目前的状况太危险了,请您立刻、马上收拾您的行装,我会护送您回研究塔。”平日不曾使用的敬语,为了维持理智此刻全用上了。朔实在是无法以平常心面对这样的事态。

    你知道我到底有多焦急么,烛。

    面对咄咄逼人的朔,对方却像是厌倦了那套说辞一般,一脸平静地继续着手里的事,“你并不是不清楚这个任务的重要性,就差这么一步,就能揭开那些家伙最后的秘密了,你觉得我会让步么!我可以保护好自己,不要妨碍我的工作,现在没有紧急撤回的必要。”

    没有必要?!

    啧......已经,到极限了。

    倒吸了一口气,把帽子取下唤出帽子乙女控制住执意要完成素材收集的人,朔拦腰就把烛扛起来,不顾那人的反抗,“你就那么着急着要死掉吗?!”他是彻底被惹怒了。就算没有顾上对方的面子,惹他生气,甚至再也不理会自己也无所谓。没有任何东西比这人的生命更加重要。并不仅仅因为他是政府所认定的SSS要人,他在他的心里,无人能及。

    即使对方并不相信。

 

    果不出其然,被强行带到一艇上的烛,着陆以后就再也不理会朔。

    把自己关在朔的办公室,一直看着收集的材料,无论朔怎样百般解释他还是把朔当做一团透明的空气,只做着自己的事情。

    唉,我就知道会是这个样子。

    朔无奈地看着霸占了自己常年不用的办公桌的烛,一下有一下无地用笔尖戳着玻璃台面。

    够了,他无法忍受。

    我只不过......想要好好保护自己重要的人罢了。

    “小烛,不要闹别扭了。”

    显然,没有一点回应。

   “哈......”叹了一声,走到那人身侧,一屁股坐在烛身旁靠着他的腰继续说明。“是因为那是能力者的活体组织,对吧。”

    被说中了心事,但是深知隐瞒也并无用处,烛也没有推开朔,“根据上一次你们带回来的数据的分析,已经初步得出了火不火内部所拥有的能力者细胞的数据。但是你们辛辛苦苦带回来的样本,大多数在观察没多久就会死去,导致后续的研究完全没办法进行。原因可能是培养环境问题或者是火不火为了避免被我方得到他们的机密信息所故意设置的细胞自我凋亡机制...啧...不管怎样,这次机会很难得,如果任务成功的话,配合嘉禄的笔记拟合出与之相似的素材我们就能得到解密的线索了!一旦解开了谜团就能避免斗员无谓的牺牲,相比起我个人这才是最重要的!”这么说着,烛越发激动,显然一副已经沉迷在对未知答案的渴求之中的模样。

    看着如此兴奋的烛,朔忍不住将他和当年那个为了稀有材料就轻易翘掉学生的课的年轻导师的身影重叠在一起。从那时候,在看到那人光彩夺目的这一面开始,他就决定了,只要是烛想要得到的,想要做到的,他都会为他实现。打开喰发给自己的地图,朔思索了片刻,抬起头直视脸上因为激动而泛红的烛,“那就交给我吧。”

    “你!!——”显然没有料到朔会突然这么决定,烛的身体僵了僵,随后挣扎着想要推开挨着自己的朔,“别开玩笑了!最佳的时机已经错过了,现在那里已经是一片混乱,你怎么可能在收集完毕全身而退!死了我可不会替你去收尸。”

    并没有理会烛的反对,朔只是继续把靠在烛的腰间的脸又贴近了些,“诶~~~好打击呢——小烛居然觉得我是这么容易就被收拾掉的么......再说我都给你做了那么多年的跑腿了,在收集材料这方面我可是比谁都要可靠多了啊。”淡淡地以漫不经心的语气说出了符合自己风格的话,朔偷偷地瞄了瞄烛的脸色,继续说道,“......况且啊......我想要支援你的心情可是不输别人半分的哦......为什么连你的助手都可以做得到的任务我却不能去做呢?”琢磨着对方正在思考自己的话似乎是再也没有抵抗的意思,朔突然站起身来往烛的后脑勺拍了一下,对方瞬间趴在台面上陷入短暂的昏迷。

    把烛安置在沙发上替他盖好被子后,朔后退一步,在昏睡的烛的面前做摘下帽子的动作,微微躬身,“就请静候我的好消息吧,我的烛医生~”

TBC

这次的关键词是

①穿越血海②絕對服從命令③可愛之處




评论
热度(3)

© 特等病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