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等病房

脑袋全是洞,有病也要坚持脑洞

【20131211阿部隆也生日贺】分享围巾

“啪——”

“Nice ball!”

球精准地落在手套之中,被夸奖的投手兴奋地捏了捏手里的球,迅速做好下一次投球的准备姿势。

不对劲。

为什么这家伙会这么兴奋。

皱着眉看着站在投手丘上的人,阿部百思不得其解。

而被注视的对象在高涨的情绪下一如既往地按照阿部的指示,投出了精准的球。这更是加深了阿部的疑惑。

是投球进步了么?还是谁给了他什么吃的?可别吃坏肚子了….

正当阿部陷入了关于三桥的苦思冥想的时候,三桥也趁着休息的间隙悄悄靠近,他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凑近阿部的耳边,“阿部君……”

“喂!那边的两人,不要偷懒,今天的球数还很充足,继续训练!”

三桥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要说的话就这么中断在花井的大嗓门下了,留给阿部的只是三桥沮丧的脸。

 

关掉电灯,郁闷地拉下耳机,仰躺在床上,三桥欲言又止的脸再次在脑海中浮现。

阿部君……

嘴巴开开合合的模样,真的让人,想要一口咬下去。

最初浮现这样的想法的时候,阿部羞愤得想要撞墙。

对男生有这样的念头,再怎么说也很不正常。

想是这么想,但他却终究还是追上去了,还让对方成为自己的恋人。

不得不说阿部是个占有欲强的人,所以对于三桥的每一丝变化他都在意得不得了。就像今天,对方莫名的兴奋不已,就让他感到非常困惑。

为什么。

究竟是……为什么?

在漆黑之中阿部陷入沉思,仰躺在床上,平静地听着指针滴滴答答的移动声音。

“阿部君……”

“阿部君!!”

“阿部君?”

啊——不行了,全部都是三桥。

揉乱自己本来就相当凌乱的头发,阿部踹开被子,打算下楼去喝杯水平息内心的骚动。

正当他打开房门的时候,却清晰地听见小石头砸在窗户上的声音。

是恶作剧的孩子吗?

阿部看了看表,已经12点了,不太可能是孩子还能出门的时间吧?那么就是夜游的青年了,啧……打算无视掉刚刚的小涟漪,阿部抬脚走出房门。

“啪——”,又来了。

“啧,搞什么。”为了不吵醒家人,阿部轻轻合上房门,靠近窗户,看到了闪烁着的手机,顺便拿起按下接听键。

“你好。”

“阿……阿部君,还没睡吗?”

“啊,有个家伙老是砸我的窗户,所以还醒着”,边说着阿部拉开了窗帘打开窗户往下看,一眼就看到那个沾有雪花的亚麻色脑袋。“……三桥?!!!”

那个笨蛋!

放下还没挂断的手机,阿部随意地抽出一件大衣就冲下楼。完全没有理会自己的动作会吵醒熟睡的家人,冲出家门。

“你这个笨蛋!生病了怎么办!”见面第一反应就是狠狠把那个人抱在怀里,套上了还带有自己体温的大衣。

“阿……阿部……”

“说,这么晚了还在外面是为什么?”急躁地打断了三桥的话,阿部收紧了自己的双臂。好冷,这家伙,看这样子已经在这里等了很长一段时间了。为什么自己一直都没发现。他忍不住责怪一直在意无聊事的自己。

显然是被阿部的语气吓到,三桥抖了抖,视线停留在阿部的胸口,迟疑着最终还是开口了“……祝……祝你生日快乐,隆……隆也。”然后迅速地从阿部的怀里逃开把手里提着的纸袋塞到阿部的怀里。

看着三桥的一系列动作,阿部总算是明白这个人今天一直心不在焉的原因了。

原来,是想要给我庆祝生日啊。

这个......笨蛋。

毫不犹豫地拆开简单包装的纸袋,阿部看到里面的礼物愣了愣,随即扬起一抹得意的微笑,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点子。

三桥偷偷地关注着阿部的表情变化,在对方露出了满意的表情后偷偷松了口气,却猝不及防地被阿部拉过去,待他反应过来,一条枣红色的围巾已经围在脖子上了。

“诶?这不是……我送给阿部君的生日礼物吗……”说着说着,三桥就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盯着脚下的白雪,不安地来回扫视着。

“对啊,就是说这是‘我的东西了’我喜欢怎么用就怎么用吧?”把在自己的那一端也紧了紧,“正巧这条围巾特别长,我们一起系还有剩余。”

“诶?!”惊讶地抬起头,发现两人都被围巾包裹着,三桥惊喜地看着阿部,嘴巴开开合合,愣是没有出声。

“唉,”阿部无奈地笑了笑,“你这是什么怪表情?真是的…….总而言之,谢谢你,廉,总算是肯叫我的名字了呢。”说罢他慢慢凑过去,吻上三桥变得温暖起来的唇。

谢谢你,

这就是我想要的,

最好的礼物。


评论(5)
热度(21)

© 特等病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