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等病房

脑袋全是洞,有病也要坚持脑洞

【20131214龙崎怜生日贺】绝妙的误会

关键词

①懲罰遊戲②傘只有一把哦③放不開的手


为什么!

面对现实,站在蛟柄宿舍楼下的怜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早知如此他就不参加了!虽然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每次玩惩罚游戏渚都不会轻易放过他,但是这次居然连遥前辈和真琴前辈也参一脚,这也未免太过分了。

在生日当天玩惩罚游戏被抽中,这也罢了,不过这个命题......真的不是在恶整他么?【请到蛟柄学院找御子柴部长借来两本肌肉杂志】......这算什么啊!!!意味不明!!!内心如此咆哮着,怜还是拉长了脸在宿舍管理员的指示下来到了御子柴的房门前,礼貌地敲了敲。

“谁?”里面的人如此问道。

“您好御子柴部长,”深吸一口气,在心里默默计算了一遍借书成功的概率,为了更接近理论的数据让自己的语气尽量如常,怜握紧拳头,“我是岩鸢水泳部的龙崎怜。”

门突然就被打开了,“哦!这不是松冈说的...三角裤眼镜学弟嘛,”御子柴爽朗的笑容一下出现在怜的眼前,“请进,有什么事吗?”

虽然对那个毫无美感的外号深感不满,但是为了完成惩罚游戏的任务怜只好硬着头皮开口,“那个......请问......您是否介意......”话到嘴边就是说不出口。这是当然的啊!想要问你借两本肌肉杂志这种失礼的话怎么说的出口!怜默默地在心里吐槽着。

显然御子柴并不了解怜心里的痛苦挣扎,他一脸不解地看着表情不断变了又变的怜,甚至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龙崎君,到底是怎么了?......莫非......”吟了片刻,御子柴一脸严肃地直视着怜,一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你是想借什么却不好意思开口是么。”

“诶!我就表现得这么明显么......”心事被洞穿,怜一脸动摇地看着御子柴,难以掩饰满脸的惊讶。

“呵呵,”御子柴得意地笑了笑,拍了拍怜的肩膀,弯腰凑近在他耳边说道,“没关系的,你喜欢我们学校的备用泳衣可以跟我说哦,我可以送你一些全新的。”

瞬间想起当时的糗事的怜,满脸通红地大声辩解道,“才不是呢!您误会了!我只不过是想问您借两本肌肉杂志罢了!”为了掩饰脸上的红晕还推了推眼镜,“泳裤我已经和前辈们一起选购好了劳部长费心。”

“肌肉......杂志?”猛然想起上回的闯入事件,这回轮到御子柴感到尴尬万分,他搔了搔脑袋迟疑了片刻红着脸叹道,“唉,周刊是么,你等一下。”还好不是给江的情书,御子柴松了一口气。“原来龙崎君也有研究肌肉的爱好啊,”迅速地取了杂志放在袋子里交给怜,御子柴好奇地看着这个看似严肃认真实则非常搞笑的学弟。

“这么说也并不是啊......”自己只是想要用严密的menu调养出完美的身体状态罢了,倒三角形这种极致的形态一点也不美啊!正想这么说,怜却自己的电话铃声给打断了,他只好抱歉地地向御子柴点点头,对方也示意他随便接听即可。于是怜向御子柴鞠了个躬就离开了。

“喂,您好。”

“喂喂!!怜酱,任务完成得怎么样!”

渚君,你的嗓门太大了。稍稍把手机拿得离开自己的耳朵,怜无可奈何地答道,“啧,当然是完美地完成了。”

“诶?!遥酱!真酱!凛酱!怜酱居然做到了耶,那个耻度那么大的挑战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原来松冈前辈也在他们那里么。隐隐约约听见从电话传来的,那帮人杂乱的谈话声,似乎情绪都很高涨,想到这里,怜莫名地就低落起来了,没有听完渚最后的话便把电话挂掉了。

吵死人了。

这算什么啊。

————————————————————

真不妙。

按照预定,借到的杂志要带到水泳部的部活动室才算是完成。为了尽快结束这个莫名其妙的惩罚游戏怜从蛟柄学院离开后就快步往车站赶,还有另一个理由就是现在的天气情况实在是很不妙。灰蒙蒙的天空,看起来不是要下一场大雪就是大雨,但是无论是哪一种都会让怜非常困扰。他没带伞。

唉,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简直背到家了。

这么想着雨就沥沥淅淅地下起来了。

天......

抬起手臂看了看手表,离电车到达还有一段时间,顾不上其他怜就这么跑起来了。谁要在大冬天的被淋成落汤鸡啊。因为浑身湿透而得了重感冒在床上喷嚏连连这种事,一点也不美!!!显然是在回应怜,天上的雨倒是越下越大了。在他终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上月台,才发现自己终究还是半身湿透了。

最差劲的情况。

嘛,总比全身湿透要好了。走进空荡荡的车厢,怜如此自我安慰着。还好在这个坏天气的周末,并没有多少人愿意外出。看了看脱下来的湿透了的外套,怜苦恼地考虑着回去的解决方案。走得太急除了月票和手机就什么也没带真是太失策了......这不就连在便利店先买一把伞再慢慢走回去也做不到了么。啊......我这个笨蛋。这该如何是好?也只能等雨停了再回去了。可能到了活动室大家都回去了吧。

在杂乱的思绪中,电车稳当当地到站了,怜只好收拾心情下了车。离开了车厢温暖的空气他果断地打了个喷嚏。果然,这么一冷一热地,还是着凉了。自嘲地披上了外套,坐在站台的凳子上百般聊赖地看着似乎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的雨水,怜犹豫了下还是拿出手机通知大家自己路上还要耽搁一下。

“怜!终于找到你了。”

“ 诶,真琴前辈?”温暖的大手掌搭在自己的肩上,回头就看到了一脸担心的前辈,怜不好意思地红了脸。“......你怎么来了?”

真琴二话不说脱下了怜潮湿的外套把自己的毛衣套在他的身上,“怜出去的时候没有带伞啊,这雨下得那么大怎么能放心让你自己回来呢,所以我就擅自地在这里等你啦。”为了让怜放心,真琴拉开自己的大衣把怜略显冰凉的手掌放进大衣内,“你看,很暖是吧,倒是怜你怎么能让自己淋成这样呢。”

“对不起。”难以招架真琴责备又满含担心的眼神,怜顾不上自己正以暧昧的姿势靠在对方身上立刻老实地道歉。

“我并不是责备怜啦,”看着怜一副认真检讨的样子真琴忍不住笑出声,担心怜的衣衫太过单薄执意解下围巾为其套上,“只是怜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啊,不然我会很困扰的呢。”说着趁其不备牵起怜的手塞进大衣的口袋里,“好了,我们走吧?”

“真......真琴前辈!”反应过来怜想要挣脱却已经被牢牢地抓住了,他只好为难地看着真琴,“这可是在外面啊,请你...放开好吗?”虽然是商量的语气但是手还是不屈不挠地挣扎着。

“不行~”谁料到真琴一口拒绝,扬了扬手里的伞。“只有一把伞哦,难道怜要我淋雨吗?”挂在脸上的是怜无法抗拒的温柔而又强硬的笑容。

“......前辈你真是......”怜只好低着头,任由真琴拖着他的手,两人挤在一把伞下缓缓地向岩鸢走去。

一路上两人默默无言,在真琴大手的包裹下怜冰冷的指尖也慢慢地升温。

好暖。

怜偷偷地看了眼真琴,发现对方也在看着自己,两人相视而笑。

——————————————————————

“怜(酱/君),祝你生日快乐~~~”

回到部活动室,发现里面却是出乎意料的热闹。

大家都在等着他和真琴。

认真一看,室内的装扮全变了。

“怜,祝你生日快乐。”站在身边的真琴先一步走进部活动室加入了祝福的队伍,捧出了大家准备好的怜生日特别版小岩鸢蛋糕。

“......大家......”怜抱着从御子柴那借来的杂志,愣愣地站在门口,眼睛有些湿润。

“阿啦啦!这不是御子柴部长的肌肉杂志嘛!”察觉到怜的感情变化,渚故意插了个相关的话题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虽然事后怜因为这件事被他调笑了很久,这倒是后话了。

“噗——”正在喝汽水的凛差点呛到,“你还真是了不起呢怜。”显然是挪揄的语气。

站在一旁的江用手肘碰了碰凛提醒他不要太过分,凛吃瘪地啧了一声,递上了准备好的礼物,“送给你,生日快乐,怜。”

处于当机状态的怜呆呆地接住了凛和江的礼物,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渚抱住了。

“啊!太狡猾了凛酱!”渚大力地圈住怜却朝着凛以撒娇的语气抱怨着,“明明我原来打算第一个送礼物的却被抢先了!可恶~~”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袋子,“这是送给怜酱的泳衣哦~一定符合怜酱那奇怪的美学的!”说罢还学着怜的样子推了推眼镜。

“...我的美学一点都不奇怪!”反射性地吐槽了一句,怜习惯性地以推眼镜来掩饰害羞的心情。

“怜,这个,送给你的,生日快乐。”紧接着遥拿出了一箱青花鱼,一脸真诚地看着怜。

“谢谢你,遥前辈。”在渚快要笑到断气的背景音中,怜哭笑不得地收下了来自寡言少语的前辈所送上的他所从未收到过的珍贵礼物。

“那么最后就是我了,”放下了那个形状奇怪的蛋糕,真琴也凑了过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长型的礼物盒子,“啊,上次说的,眼镜盒。”不好意思地搔了搔脑袋,微笑着,“看到适合怜的款式就忍不住买下来了。”

“真琴前辈......”

不妙了......激动的心情再也压抑不下去了。

似乎是等待着怜的话大家都安静下来了,微笑着注视着正努力让自己心情平静下来组织语言的怜。而万众瞩目的主角在一轮长时间的铺垫后看了看大家,假装正经地推了推眼镜,淡淡地说道,“大家,这个恶作剧真的很精彩呢。”

诶?!

我们等了那么久你就让我们听这个!

从大家的表情让怜得意起来。呵呵,把我耍了个半死这回也该轮到我了。

“不过我很喜欢,真是个绝妙地恶作剧呢。”他如此说道。

接下来就是一屋子人悬着的心放下来的欢呼声。

然后这群笨蛋就这么闹了一整天。

虽然很吵,但是也很不赖,不是么?


评论
热度(15)

© 特等病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