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等病房

脑袋全是洞,有病也要坚持脑洞

晚安【平烛】——男友力三十题——平门视角

因为是男友力嘛,所以女友力的时候再来烛巨巨【被巨巨解剖了[蜡烛]

其实写了颇久了这篇,现在搬过来~请不要打我~~~~

    

       平门知道,进行研究中的烛,是不分昼夜的,就像战斗中的自己。不知道应该高兴还是难过,在对待自己的工作这一点他们非常地相似,虽然烛是无论如何都不承认。正是如此,熟知对方作息习惯的平门,每到深夜,在工作告一段落后,总会查看手机,拨通烛的电话,只是想要通知电话另一端的对方好好休息一下罢了,SSS级别的要人累到了,事后可是很麻烦的啊。在每次的等待中,他都会如此说服自己,然后耐心地听着规律的嘟嘟声。

      但是这通电话每次还没接通就会被恨恨地挂掉,烛本能地拒绝着平门的好意。

      因为对于烛来说,自己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困扰,究竟有多讨厌自己啊,烛。

    

      这可不好办呢……

     即使如此,在习惯地驱使下平门还是习惯性地拨通烛的电话,一次又一次,一夜又一夜……他没想过有一天,烛也会在非工作时间亲自打电话给他,而这看似不可能的事在现在发生了。

      看着屏幕的号码,平门愣了愣,在对方不耐烦之前立马按了接通键,“……”冷静自持如平门,此刻也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我是平门。”

    “烛,”对方冷淡的声音通过听筒准确地传到平门耳中,“我找你是谈嘉禄的事。”

    “啊嘉禄受你照顾了,他的情况如何?”意识到是谈工作上的事,平门的心情稍微平复了,恢复到工作模式与烛进行情报交换。在工作上,烛对平门没有一丝挑剔,高要求如烛,平门也能一一满足,但是生活上,烛异常排斥与平门共处。即使是平常三人一起喝酒,也是朔事先邀请平门,然后瞒着烛已经邀约了平门这件事烛才会答应前来的。这多少让平门感到受伤,毕竟自己和朔都曾经是烛的学生,而对方却如此地排斥着自己,而其中的原因仅是因为烛认为平门“殷勤无礼”,这未免太过牵强了,平门百思不得其解,自己究竟是哪里让烛讨厌了。

    

    “…那么等嘉禄情况稍微稳定一些就可以派斗员来研究塔把他接回二号艇了,为了帮助他记忆的恢复建议尽量让他和无一起,但是基于嘉禄有伤害无的记录,最好有第三方适时观察情况,我要说的就是那么多了。”一口气把要说的说完,烛打算尽快挂掉这一通电话结束工作上的事务稍作睡眠,这可是好不容易才有的休息,他不想因为平门这难缠的人而让它泡汤。“没什么事的话,就这样。”

  “……等等,烛!”平门制止了准备挂电话的烛。

 “啧,还有什么事么,嘉禄的事我已经说得够清楚了吧,现在我要休息了。”

     原来是要休息了么 

    平门嘴角扬起了淡淡的笑意,“如果关心自己的老师不算是什么事情的话?”

   “我不需要你的关心,挂了”

    “烛你,总是那么地没有耐心”

    “我不想把多余的耐心花在没必要的闲人身上”

    “呵呵,烛你还是那么率真可爱……也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只是,想跟美丽的烛道一声晚安而已,”在谈话陷入既定的斗嘴模式之前平门果断地抛出了最初想要说的话,“晚安,祝你有个好梦,烛。”

    “……”

电话那端并没有立刻挂掉,等待了片刻也终于传来了对方稍显动摇的声音。

   “晚安,平门。”

    接着就被迅速地挂掉了,只剩下单调的嘟嘟声。

    而平门却依旧回味着烛最后的话语。

    晚安,平门——

    晚安,美丽的烛,真心祝福你有个美好的梦境。



评论(2)
热度(8)

© 特等病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