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等病房

脑袋全是洞,有病也要坚持脑洞

【兼安】夜色秀发[下]

和泉守兼定 x 大和守安定

终于到了这一步了!

感觉是烂尾了OTZ

作为清水斗士走到这里也是蛮拼的

谢谢各位太太不嫌弃QWQ

请多多指教


      在和泉守兼定灼热的视线的注视下,大和守安定扶着他宽阔的肩膀,慢慢地容纳着他。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意料之外的疼痛阻挡着大和守安定继续下去,他痛苦地咬紧自己的嘴唇,意欲缓解下身的痛楚。此时的和泉守兼定也并不好受,还没完全放松的内穴紧紧地咬着他,难以言喻的不快感让他抓狂,然而大和守安定不经意地泄露的痛苦的喘息让他无法释怀。

      这个人,究竟要逞强到什么地步啊?

      被打败似的苦笑着,和泉守兼定轻轻地抚摸着大和守安定的发顶,一手拦腰抱着他。痛楚让和泉守兼定的思绪清明了些,他明白大和守安定并不是自轻自贱的人,这次之所以会有这么过激的举动想必是自己把他给逼急了吧......这些日子里竟然察觉不到大和守安定内心强烈的动摇,更是自以为是地一直拖延着,而那个家伙又一直忍耐着不说,他们两人都是笨蛋啊。想到这里,和泉守兼定手上的动作更轻柔了,手指触碰到大和守安定的发丝的时候,不小心拉下了他的发带,柔软的墨蓝色长发就这么散落在大和守安定雪白的肩膀上。

      这是多么美妙的景致啊,和泉守兼定内心暗叹。他的双眼像是黏在了对方的身上似的,一眨不眨盯着大和守安定。有一种被放置的感觉的大和守安定咬了咬和泉守兼定的耳朵,表达自己对对方不专心的愤怒。面对这样可爱的抗议举动,和泉守兼定忍不住笑出了声,更是激起大和守安定更剧烈的反抗,他像是要挑衅似的动了动腰,却是被下身撑开似的痛感止住了动作。在这么折腾下去,和泉守兼定不是要被憋死就是要心疼死。为了打破这番僵局,和泉守兼定把大和守安定抱了起来,压倒在榻榻米上。

    “嘘,”和泉守兼定用手指轻轻按在大和守安定意欲抗议的嘴巴上,散落的长发落到他的脸上,“大和守,做个乖孩子,接下来就交给我吧。”抵着大和守安定的额头,和泉守兼定用只有他们两人听到的声音轻轻低语道。

      对于和泉守兼定哄孩子一般的语气,大和守安定纵使是再不满也因为身体的缘故不得不顺从。他一把咬住和泉守兼定的手指,在对方痛呼出声的时候又稍稍放松了力道,轻轻地舔舐着上面的牙齿印,另一只手轻轻地梳理着和泉守兼定的长发,大和守安定含着他的手指淡淡地说道,“做吧。”

      疼也没关系,只要此刻,彼此互相拥抱着,仅有的对方,就足够了。

 

      朦胧的灯光下,夜色中缠绕着的发丝,深深地印在和泉守兼定的脑海里。那一刻他确实是感受到从未有过的高涨情欲,以及,难以言喻的安心感。身处乱世,生于战场死于战场的他们,安心感从来都是从未想过的奢侈品。然而这一刻,进入到大和守安定的身体里,抱紧怀里的躯体,都无不让他感受到一股想要落泪的冲动,这就是久违地,找到了停泊的栖息地一般的感觉吧。和泉守兼定怜惜地亲吻着隐忍着不发出声音的大和守安定,一边安抚着,一边耐心地开发他的身体。大和守安定每一瞬间表情的变化都被和泉守兼定细细品味着,而对方压抑的呻吟更是对他最大的奖励。和泉守兼定就这样一点一滴地把大和守安定揉入了自己的身体里,融入了骨血之中。

 

      这是多么幸福的夜啊。

      攀上高峰的两人在心里同时感叹道。

 

       情事结束后,累得睁不开眼的大和守安定倒在和泉守兼定的怀里,蹭了蹭对方的胸膛就这么安心地睡下了。和泉守兼定揉了揉大和守安定熟睡的脸,待他发出熟睡的信号之后小心地把怀里的刀放到被褥上。深深地看了看大和守安定安稳的睡颜,和泉守兼定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了准备好桐盒和剪刀,轻轻地剪下了大和守安定的一撮头发结成一束,随后他又从自己长长的发尾处剪下了一束同样长的头发,接着便把它与那束大和守安定的头发绑在了一起。他把大和守安定一小撮散落的头发收入御守里放在怀里,接着珍重地用和纸包裹好两人的头发封入桐盒内,和泉守兼定把桐盒收进了衣柜最里的位置。

       完成了这一切之后,和泉守兼定回到了温暖的饱含两人的味道的被窝里,在大和守安定的头发上落下一吻便抱着对方安然入睡。此时,一直装作熟睡的大和守安定悄悄睁开了眼睛,轻轻扯出和泉守兼定怀里露出的御守,在上面印下一吻深深埋入对方的怀里。

 

        直到战斗的最后也要守护着抱在怀里的人。

        坠入梦乡之前,两人如此许愿道。




              END


最后还是没有点题囧这题目是用来忽悠人的吗!

再次认识到我的文力是负数

简直了,,,,,,,,,,,

评论(7)
热度(21)

© 特等病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