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等病房

脑袋全是洞,有病也要坚持脑洞

喜闻乐见的某梗

断刀梗,其之二
呐,和泉守,有没有想过,如果哪天,我们之中的谁在战场上折断了会怎么样?”
仍记得那天,在灿烂的夕阳照耀下,大和守安定如此问道,换来的是背后的和泉守兼定沉默的回避。
他知道对方是讨厌这些消极的猜想的。他只是想和泉守兼定对他说,“为什么不惦记未来的美好而偏要和自己过不去呢,真是庸人自扰。”然后再用温暖的大手揉乱自己的头发。然而和泉守兼定只是从身后轻轻地环抱着他,在他的发顶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傻瓜。”和泉守兼定轻轻感叹到。
这一刻,大和守安定突然觉得他仿佛看到了和泉守兼定所说的,美好的未来,透过这个厚实又温暖的怀抱。




我该不该继续下去呢,嗯?
在这种状态也能发糖,太太们不考虑颁我一个最拼奖吗(x)

评论
热度(8)

© 特等病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