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等病房

脑袋全是洞,有病也要坚持脑洞

无题【和泉守兼定X大和守安定】

ooc严重

汤姆苏一般的兼桑OTZ

原谅我是个超级兼痴汉控制不住自己嘤嘤嘤

后续估计还有


今天的本丸,只能用混乱两个字来形容。

虽说和泉守兼定并不是一个特别喜静的人,但他还是觉得平日那个更为安静一些的本丸比较好,尤其是面对着拿着全副武装兴奋地靠近自己的堀川国广。

“兼桑......那个,你要试试看吗?”堀川国广向和泉守兼定展示了一下从别人那里拿回来的一套猫耳朵和爪子,“说不定戴上之后会意外地帅气呢!”

“......开什么玩笑啊!”要他掺和这样的活动,还不如让他把这个难得的休息日全用在内番上。种种田,照顾马匹,或是和谁切磋一下都比这莫名其妙的装扮活动要有意义得多。“抱歉,主上刚派我去做内番,就不陪你玩了,回见,国广。”还没等堀川国广来得及拉住他,和泉守兼定便迅速脚底抹油逃出了这个房间。

至于为什么今天的本丸会比往日要热闹得多,那大概是归咎于鹤丸国永的一时兴起吧。这个在刀里已经一把年纪的老头子,不用出阵的时候便总会绞尽脑汁想许多奇奇怪怪的点子和短刀们一起玩闹。在听闻今天是现世中一个叫做猫咪日的节日的时候,他兴奋地戴上了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动物耳饰,扬言要给主上一个惊喜,便开始吵着让大家都一起参与其中,当然是受到了贪玩的年轻的刀的一致响应。

在鹤丸国永的煽动下不少年轻的刀们加入了装扮的行列,连一向稳重的太郎太刀也因此被次郎太刀打扮成一只性感小野猫。在转角处路过因而目睹了全过程的和泉守兼定表示他受到了强烈的视觉冲击。想到堀川国广想要对自己做的很可能是同样的事,他更是从心底打了个寒颤,迅速逃离了那个修罗场。真是太惨烈了,和泉守兼定如此想道,这么胡闹的节日,恕我不能奉陪啦,还是帅气一点的活动比较适合我。

 

远离了热闹的回廊走向庭院的角落,和泉守兼定意外地看到正在不远处为马匹梳理着毛发的大和守安定。正烦恼着接下来要做什么的他只好慢慢走向劳作中的对方。

“哟,大和守。”和泉守兼定拍了拍大和守安定的肩膀,“主上派你来?”

“嗯,有什么事吗?和泉守。”大和守安定稍稍抬头便继续着手里的工作。

“......”总不能告诉他我是为了逃过国广的毒手才跑到这里来的吧。像是被大和守安定的话噎住似的,和泉守兼定楞了楞,挠了挠头思考着应该如何回答对方的问题。

然而相较于局促不安的和泉守兼定,被片刻地打搅的大和守安定却是依旧按着自己的步调打理着马匹,就像是平静如镜面的湖水,即使被投入了和泉守兼定这枚小石子,也只是泛起了点点涟漪便迅速归于平静。

看着如此平静的大和守安定倒是让和泉守兼定倍感焦躁,至于这份无名的焦躁感从何而起,他也无从说起。

说起来即使同是新选组出身的同伴,相比于堀川国广,从前的和泉守兼定和身为冲田爱刀的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的交情并不深厚,只是知道对方是岁桑重要的伙伴的爱刀罢了。毕竟他在新选组的岁月并不如另一把刀长。本以为那一段历史被翻页后,便再无相见之日的和泉守兼定却是再次被唤醒,然后作为付丧神生活在这一片天地,继而与熟悉的刀们重逢,一起战斗......随着交往的深入和泉守兼定越发地在意起大和守安定的事,是因为彼此怀揣着同样的伤痕吗?这个可笑的念头在和泉守兼定的脑海里迅速地掠过了。

到底是为什么而焦躁,为什么而不快......深深厌恶着婆婆妈妈行事作风的和泉守兼定很快就抛掉了莫须有纠结。况且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如果再深入地思考下去似乎就会陷入另一个领域。不愿打破现状的和泉守兼定无条件听从了心里那股警告的危险信号。

就在和泉守兼定陷入了奇怪的思考地狱的同时,大和守安定已经把既定的工作完成了。放下手里的工具,简单地清理了一下周边,看到坐在一旁发呆的和泉守兼定,他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小袋子,抛到对方的手里,“呶,给你,和泉守。”

“......嗯,这是什么?金平糖?”下意识接住了的和泉守兼定看了看手里的小玩意,失笑“干嘛送我这个,小鬼们才会喜欢这种和果子吧......”

“噗,”在听到和泉守兼定抱怨的话大和守安定并没有生气,反而是笑出了声,“是呢,以前冲田君也常被这么抱怨来着。这是上周你送我洋果子的回礼,如果你不要就还给我吧。”

和泉守兼定当然不愿意把收到的回礼还给对方,便把手里的小袋子放到衣袋里。突然他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连忙掏出一个包装精致的纸盒,塞到大和守安定的手里“差点因为本丸里那帮家伙忘了正事,这是远征的时候看到的,就给你带回来了。”

正一脸莫名其妙看着和泉守兼定的大和守安定在看到盒的装饰便心下了然,“这是......以前看到过的......”

“啊,没想到还在卖呢,”和泉守兼定温和地笑了笑,“从前就听说你很喜欢这家店的和果子,看到就忍不住带回来了。”

“......”

    “为什么?”突兀地打断了和泉守兼定的话,大和守安定垂下了脑袋,被刘海遮挡的脸部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诶,你说了什么吗?”完成任务的和泉守兼定轻松地伸了一个懒腰,并没有注意到大和守安定异样的神情。

“为什么,要送我这个。”大和守安定仍旧低着头,视线黏在平整的包装纸上。

终于察觉到什么的和泉守兼定缓缓起身,走到大和守安定的身旁,揉了揉他柔软的发顶,“笨蛋,送别人东西也需要理由吗。”

 

“这是冲田君最喜欢的零食。”

“是吗,我只知道大和守很喜欢。”

“......”

“你啊,喜欢的话就老实收下吧。”

“......”

“更坦率地面对自己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啊。”

 

温暖的大手一下一下在大和守安定的发顶抚弄着。他是知道的,和泉守兼定在安慰着他。一定是因为数日前出阵的事吧。漫长的岁月也冲刷不掉的心绪,在踏上鸟羽这片土地时便不受控制地蔓延开来,像是无法扑灭的火焰,灼烧着大和守安定的心。不甘,怀恋,心酸,各种各样的想法冲击着大和守安定,而面对这一切,他只能用单薄的肩头承受着,承受着过去所带来的阴霾。这样的心情,在有着同样的痛楚却丝毫不露出破绽的和泉守兼定面前,暴露得一清二楚,这是他所无法释怀的事。

然而事实上,被回忆所束缚着的人,又岂止大和守安定一人?有的人的伤痕覆盖在人们目之所及之处,有的人的伤疤却注定是烂在心里。谁能说谁比谁更悲伤。

    大和守安定的想法,和泉守兼定当很清楚,也很羡慕。羡慕着他的单纯,他的勇气。在经历了一切的黑暗与分离之后,大和守安定仍能如此大胆而真挚地表达着对于冲田的怀恋,而这正是他所做不到的。对于他而言,那是稍稍触碰也会疼痛得无法呼吸的区域。当那天,在战场上,他看到一脸落寞却依旧奋力地战斗着的大和守安定,便产生了一股奇妙的,想要守护的念头。就像守护脆弱的树苗,和泉守兼定想要大和守安定怀着那么一颗宝贵的心好好地战斗下去。所以在远征归来的路上,他执意送走疲倦的同伴,独自一人寻找着那家过去土方先生曾经带他去过的果子屋,寻找着那一份久远的味道,只为了拂去大和守安定怅然的神色。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某种意义上的肆意妄为呢?和泉守兼定在心里感叹道。

 

也许是感受到了和泉守兼定的心意,大和守安定攥紧纸盒的手放松下来,他轻轻拂开和泉守兼定的手,“谢谢,和泉守。”再次抬起的脸,与方才不同,带着稍稍释然的微笑。

看到这样的大和守安定,和泉守兼定觉得,即便是肆意妄为又何妨呢。

纵然日后被发现了这份小小的心思会被对方揍翻也说不定,但此刻,就让它就这么放任下去吧。

毕竟,离被发现的那一天,还很长不是吗?

这么想着的和泉守兼定从心底发出满意的浅笑。


tbc

我究竟特么在写啥?


评论(2)
热度(22)

© 特等病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