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等病房

脑袋全是洞,有病也要坚持脑洞

暖暖【尊出】

【尊出】【回忆杀?】
【甜梗的话到倒数三行前止步就好】
【三句话变虐请看完全文~】
【语文功底不好见谅】

 

    擦着玻璃杯,出云的目光却停留在照片墙上。
    密密麻麻的照片是那个无节操的家伙的杰作,承载着整个赤组的温暖的碎片,记录着从建立至今的轨迹。啊,不对,在那个家伙擅自离开以后就再也没有贴新的照片了……是不是也该整理一下呢,还有仓库里的胶卷。多多良,真是个爱给人添麻烦的家伙啊。
    出云失笑地放下玻璃杯转而擦拭心爱的吧台。
    那些安定又温暖的时光,真怀念呢。
    什么时候自己也伤感起来了呀,呵,果然人老了,就爱唠叨。
    反复擦拭着吧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弄出的痕迹,出云有种在触碰着自己内心的伤痛的错觉。这应该是小八田的滑板弄的吧?….还是尊的烟灰….哎不记得了…….都是一群爱破坏的单细胞。每次赤组的小弟破坏酒吧里的东西出云就会很生气。无法否认是自己那一点恋物癖在作怪,但是想深一层,这个Homra,对于大家而言是“家”一样的存在,储存着幸福的容器吧。但就算再怎么小心呵护还是出现了无法忽略的裂缝,容器破损了就没办法装载幸福了吧,出云现在能做的,只是尽他所能地保持原样。
    这不是在原地踏步嘛。
    况且他真的没有自信能做到多多良那样,他没有那样的能力。
    如果说十束的力量是治愈,那么他的就是保护吧。
    从他决定站在周防尊的身后那一刻起,他的位置就再也没有改变过。赤组的珍贵的头脑派,吠舞罗的No.2,不管外人对他冠以怎样的名号,对于出云而言他只不过是想看着这帮孩子,看着尊,仅此而已。他并不是多伟大的人,他只想守护着身边的人。默默地支持着这个组织已经消耗了他太多心力,给各人救赎这种事就太勉强了。出云也是人,没办法面面俱到,虽然他已经接近这样的境界了,但也只是接近而已。
    正因他并不是一个完美无缺的守护者,所以每想到他的力量并不足以守护那个濒临崩溃的人的时候,他便默默地给自己点上一根烟,祈祷着谁能代替自己稳定那个人的情绪,抚平那个人心里汹涌的浪花,然后又默默地一边责备自己的无能为力一边全力支援那个人的行动。多么自私又乱来啊。
    什么时候这个随性的家伙也学会了照顾别人呢。
明明从前很讨厌别人接近的,现在却慢慢地接受了身边的同伴。
    明明从前很讨厌小鬼头的,现在却用自己的方式疼爱着安娜。
    明明从前是那么地讨厌忍耐和控制,现在却小心翼翼地抑制着自己的力量。
    什么时候这个家伙肩上的压力已经沉重到自己无法分担了呢。
    那家伙啊,如果是普通人的话,大概会幸福的吧。
    偶尔出云也会回忆起高中的时光,那大概是他们最为平淡的时候吧。
    尊还不是背负着沉重的宿命的王,出云不是鞠躬尽瘁的臣下。
    只是爱闯祸的面瘫学弟和爱操心的啰嗦学长罢了。
    平淡如水的时光现在看来何等地珍贵,
    可惜已经从他们日渐粗糙的指尖匆匆流逝了。

    那是初夏的午后,安谧的图书馆一角。
    捧着课本昏昏欲睡的周防尊,还有为了监督大懒虫学习而喋喋不休的出云。
    因为难以想象坐在图书馆乖乖学习的臭屁学弟,出于这点好奇心出云在穗波老师的拜托下揽下了给周防尊补课的任务。现在他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唉所以说做人别太冲动,尤其是面对周防尊这货的事。
    最让人生气的是这摊祸水现在居然还在打瞌睡。
冒着巨大的生命危险出云出手拍醒了嗜睡的学弟,“尊,适可而止了吧,再这么下去你期末一定会挂科的。”
    “……哦。”完全还没清醒过来的声音。
    出云额头的十字路口顿时繁忙了,“哦你个头啊快起来学习啊!”突然意识到现在是在图书馆于是马上降低音量。“我被穗波老师拜托了来监督你学习不是来看你老人家睡觉的拜托!….”出于无奈出云决定采取一把鞭子一把糖的政策,乱揉了一把周防尊那头乱乱的红发,“好好努力下尊也是可以的别那么快放弃啊。”
挂在嘴角的微笑在柔和的日光下是如此地耀眼。
    “啧……”周防尊默默移开视线,目光回到摊开的课本上。 
    正当出云欣慰地要表扬下这头听话的小狮子的时候却听到了那家伙轻微的鼾声。“这?家?伙!”真是夸张居然口水都要流出来了,都快滴到课本上了!真是的这家伙昨晚干嘛去了,不对他每天都是这副德行吧!!受不了!!出云一边在内心恨恨地吐槽着面前的周防一边麻利地收拾摊在台面上的课本。唉,午休是没办法复习的了,只能把这家伙拉回家今晚长期奋战吧。出云按了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摊上这么个家伙,自己的寿命会缩短的吧,绝对会吧,可是又没办法置之不理,某程度上自己也很无可救药啊。落在红色脑袋上的目光又柔和了几分。
    自己大概是拿这家伙没办法的了,看着睡的迷迷糊糊的周防,出云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哎呀真是糟糕呢。
    这么宠着家伙真的可以吗?
    真要命收拾着收拾着自己也困起来了,唉被这家伙传染了瞌睡病。出云揉了揉眼睛放好周防的课本看着时间还充裕便学着一旁熟睡的学弟伏在桌上阖上双眼。
    未来的事,谁知道会怎么样呢。
    只要保持现状就足够了。
    在暖暖的日光下也变得迷迷糊糊的出云睡着了。

    指尖抚上高中时代的合影,出云久久注视着那一抹鲜艳的红色。
    那是多么耀眼夺目的红发啊。
    在别人眼里周防尊充满着暴戾的气息。
    失格的王吗?真是过分的评价呢。
    不管过了多少年,周防在出云的眼里都是当年那个沉默的小学弟。
    不善于表达,笨拙又温柔,一切都不着痕迹地藏在那一抹金色的眼眸里。
    默默在这个人身后那么多年了还是无法完全看透这个人。
    并不是说他不了解周防,只是对尊的解析出云总有一种还差了些许的感觉。
    这道谜题已经牢牢地吸引着他快十年了,从没找到答案却又是那么地乐此不疲。
    恐怕这个名为周防尊的大坑,他是跳不过去的了。
    正当出云认命地从照片上收回视线,酒吧的大门蓦地就被打开了,挂在门上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响声。
   “抱歉现在还没到营业时间…..”站在照片墙前的出云一回头就看到那头熟悉的红发,换上了一脸柔和的微笑,“欢迎回来,尊。”
    “啊…”惜字如金的人二话不说就走了过来,一把地拥着出云,“别胡思乱想。”
    一阵没有由来的安心感,只要在这个还要比自己矮几分的怀抱里出云时刻不能放松的大脑就会安静下来。他默默地闭上双眼享受着这一份难得的安谧。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
    “因为尊的缘故整理好心情了呢,那就再说一次吧,欢迎回来,尊。”
    “草薙,你还真是啰嗦。”

【哈哈我来一句话[Shen]变[Zhan]虐[Kai]文!(摩拳擦掌)(揍)】
    愣愣地站在Homra门口的美咲看着一脸温柔地自言自语的草薙出云不知所措地看了看身后的镰本。
    “出云哥………尊哥已经不在了呀。”镰本为难地开了口。
    “你们在说什么傻话,尊一直都在哦......”
    “一直都在。”
    心底似乎有什么东西碎裂了。

 

评论

© 特等病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