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等病房

脑袋全是洞,有病也要坚持脑洞

别扭哥哥和笨蛋弟弟【苏英】

    最近的亚瑟,忙得快要发疯了。

    先是处理伦/敦的暴乱就让他焦头烂额,身上还担负着伦/敦奥运的最后准备工作,日常积压的公文批改,如山的工作量压在亚瑟身上,让他都完全没时间享受日常的下午茶时间。连在在疲惫不堪的时候喝上一杯红茶歇口气这么短的时间都没有,可想而知亲爱的柯克兰先生的心情是如何了。更何况他那68英里外的好邻居,时隔三差五的骚扰更是让亚瑟烦躁不堪,当然还不缺那个烦人的美国佬,三个大哥也会突然来拜访,让他闹出各种洋相。总之最近的生活是一团糟,让亚瑟非常窝火又无可奈何。

    时钟滴滴答答地转动着,随着亚瑟越来越浓的黑眼圈持续流逝着。看着手里不减反增的公文,亚瑟揉了揉太阳穴,默默抱怨着繁重的工作量,继续撑着脑袋勉强自己继续下去。可是慢慢地他似乎觉得自己的的眼皮越来越沉重,到了快要熬不住的时候,他不禁分神感慨斯科特是怎么样才能彻夜批改公文而不犯困的。呵,自己现在都不知道该是夸自家大哥有精力,还是抱怨他不顾身体净做这种蠢事?还是说自己还不够强大,这种疲倦都熬不下去?胡思乱想了片刻,亚瑟摇摇头起身到洗漱间洗了把脸,到决定随意走走让自己精神起来,毕竟工作是不能耽搁的.......叹了口气,亚瑟大概地收拾了下凌乱的桌面,便在屋子里缓缓踱步。夜色正浓,潮湿的空气让他多了几分寒意,在不知不觉间他便走进起居室。

    斯科特的酒柜里微弱的灯光模糊了亚瑟疲倦的眼睛。亚瑟不禁走近,持续注视着那鹅黄色的,暖暖的灯光,还有几分挥洒的余辉透过威士忌酒瓶折射出的流光。在这静谧的午夜,一切仿佛凝固了似的,似乎只有远处的教堂传来的钟鸣声抑或是是是大本钟的报时声执拗地要打破此刻的宁静,时间的流逝似乎也变得慢下来了。亚瑟愣愣地注视着眼前的事物,享受着这难得的空余时刻,让紧绷的大脑好好地方松下,这就以至于忽视了被一直在注视着他的,他亲爱的兄长,就在他身后不远处。

    “啧.....英/格/兰,你这蠢货大半夜的在老子的酒柜前干什么。”没有给亚瑟一点缓冲的时间,苏/格/兰的声音冷不防地就在身后响起。

    如梦初醒般的,亚瑟颤了颤,下意识地往后退一步,不出所料地撞上了苏/格/兰结实的胸膛。“......哥哥.....”低声唤了一句,停下向后躲避的脚步。“怎......怎么那么晚还没休息......”明显地躲避着苏/格/兰的苍绿的眼睛。

    “看着我,”毫不啰嗦的,命令式的口吻,“你好像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吧,英/格/兰。”苍绿的双眼冷冷地盯着不知所措的亚瑟。

    目光游移着,亚瑟怯怯地开口“......批改公文太累了......再加上今天一天都没有休息过,脑袋有点糊涂了......到处走走提神罢了。”

    “呵.......提神?”苏/格/兰咧嘴笑了笑,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玩意似的沉吟了片刻,瞥了瞥匆忙低下头的亚瑟,挑起他的下巴“盯着老子的酒柜么,什么破办法.....胡说八道......你皮痒了么臭小子。”

    “唔......我有选择休息方式的自由...哥哥..”亚瑟依旧躲避着苏/格/兰的目光,低声辩解。

    “所以你的选择,就是浪费时间么,我·亲·爱·的·弟·弟。”苏/格/兰凑到亚瑟的耳边低语,略为低沉的嗓音不断地在亚瑟脑海里回旋。

    “...哥哥,我....”

    “蠢弟弟,给老子闭上你的嘴。”没等亚瑟说完,苏/格/兰就迅速揍了他一拳,在亚瑟还有几分晕眩的时候强行给他喂了几口威士忌。

    兄长的举动让脸皮薄的亚瑟羞红了脸,再加上他天生不胜酒力,在酒精的作用下挺直的身板柔软下来了,两颊变得像火烧了似的。正当他快要如同以往喝醉般大耍酒疯的时候,苏/格/兰当机立断再揍了他一拳,这次亚瑟彻底晕过去了。

    “......唔......”看着亚瑟的身体软软地躺在地上,苏/格/兰满意地打量着,随后把他抱起来回到房间。

    在不惊醒对方的情况下苏/格/兰小心地替亚瑟换好衣服,安置在床上,细心地替他打点好一切。

    最后当然不忘了最重要的,在他愚蠢的弟弟的唇上落下一个晚安吻。


    “......晚安......哥哥”
 
    这声细小如蚊的道晚安却被苏/格/兰准确地接收到了,他扬了扬嘴角,收紧双臂,把弟弟搂在怀里。

    “晚安,笨蛋老弟..........晚安,亚瑟.......”

评论

© 特等病房 | Powered by LOFTER